Thrillbunny

唯猪猡和阿草不可辜负也!

【轰爆】龙来了 01

可以说十分非常可爱了

禁爆乱正:

✿十杰Paro,他是龙AU


✿自我满足产物,十分ooc,慎入


✿私设满满






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


 


安德瓦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他就不该让被他寄托了全部希望的小儿子轰焦冻出席他姐姐的婚礼。实际上,他最早也没打算让轰焦冻出席,他应当更专注于学习如何当好一个国王,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婚礼庆典上。


只是他现在愈发感觉到儿子的难管程度和他的年龄增长成正比。


当时一身盛装的轰就站在安德瓦的身旁,在此之前,他还和待嫁的姐姐说了好一会儿话。


承载新娘的小舟晃晃悠悠向着对岸驶去,对面拉住纤绳的人据说是斗龙士的后代,相貌倒是周正。


“那个人真的能杀掉龙吗?”轰在同他姐姐的谈话中问到了这样的问题。


他姐姐脸上泛着幸福的红晕,摆了摆手:“他能不能杀有什么要紧的,反正现在也没有龙了。”


那他姐姐究竟是为了什么嫁给斗龙士的后代?


“可是,父亲他……”


“你说爸爸那边?啊呀,如果我不说我要嫁的人是斗龙士的后代,他肯定会说‘不行,绝对不行,这种低贱的血统怎么配得上和皇室的血统结合’,一定会这样的。”


那么斗龙士的后代究竟还会不会杀龙呢?


这个问题轰没有得到答案。


但是很快,轰知道了另一个事实——


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龙。


红色的巨龙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穿过厚重的云层,乘着狂风而至。


地面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张大了嘴抬头去看空中的龙。


那是消失了上百年的传说中的生物,在场的所有人的记忆中都找不出关于它的任何影像。


但它出现了。


巨龙张开那对大得可怕的翅膀,猛地向着湖面俯冲,湖对面斗龙士的后代吓得松开了抓住纤绳的手,湖面上的小舟顿时如一片树叶乱转起来。


新娘的尖叫声传到轰的耳中时,他已经跳进了冰冷的湖中。


“焦冻!你在干什么?!快回来!”安德瓦焦急地喊着自己儿子的名字。


轰打了个冷颤,坚持着向前游去,这会儿巨龙只顾着在湖上兴风作浪,并没有掳去新娘的意思。


和传说不大一样。


轰还稍微分神想起了那个关于龙与新娘的古老传说。


他的姐姐扯下了自己的头纱,伏在小舟上向他拼命挥着:“焦冻——别过来——你快回去——”


轰想让他的姐姐安心,张开口却呛了两口冰冷的湖水。


下一秒,龙总算注意到湖上还有这样两个人,深红色的双眼望过来,翅膀一动,就向着他们冲过来。


“啊——”


“公主被龙抓走了!!”


轰再次听到了他姐姐的尖叫,也听到了地面上的人们的惊呼。


奇怪?地面上?


轰用了三秒时间反应过来,被龙爪拦腰抓住,不断升空的人并不是他的姐姐,而是——


他?


地面上的人群变得越来越小,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但足以让轰听见地面上变化的骚动。


“公主!快来人啊!公主被龙抓了!”


“救命啊!公主被人抓走啦!”


“公主——公主不是还在船上吗?!快把公主拉上岸!”


人群便发出一阵哄然。


“错啦错啦,被抓走的不是公主!是王子!”


“什么?王子怎么可能被龙抓走,龙不是都是公的吗?”


“谁知道啊,现在有母的也说不定了。”


“那也说不定龙就好这口了。”


轰想,恐怕他得努力自己逃回来了。


而到了明天,这个王国大大小小的酒馆里,都会有人一边喝着黄油啤酒,一边用一种神秘的口吻说:“知道吗,昨天龙出现了,没有抓走公主,却带走了王子。”


至于安德瓦会怎么大发雷霆,就不在轰的考虑范围内了。


事实上,他现在也无法考虑那么多事情——天气极度恶劣,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暴雨,狂风无情地拍打着轰的脸,周围能见度极低。轰只能隐约感觉到,巨龙抓着他正飞过一片辽阔的海域,他闻到了一点咸湿的味道,也听见了些微浪潮涌动的声音。


龙会将他带到哪里?


在传说故事中,只提到了人们每年会向巨龙进献年轻美貌的少女,而龙抓走她们是为了繁衍后代,这些少女最后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轰想要换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他的腰几乎要折断了。龙显然不会体谅他舒不舒服,龙爪抓得很紧,让他一下都动弹不得,更不用说换个姿势。


幸好被抓走的不是姐姐。


想到这里,轰又觉得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


不知飞了多久,轰的身体都快要变成一整根冰棍时,龙突然嘶吼一声,松开了爪子。


那是一个极深的石洞,轰在下坠时眼睛的余光里瞥见自己身下黑漆漆的洞口。


下坠的过程并不长,很快轰就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撞上了石质的地面,而疼痛是在落地后许久才跟上他的——他正尝试着坐起来,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向他发出了抗议。


缓过这阵疼痛,轰手脚的知觉才都回来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这恐怕要感谢他这身繁复的礼袍,外头罩着的这件暗红的外袍毛茸茸的并且很厚实。


龙将他丢到这个洞穴里来是想干什么?


恐怕是因为这会儿才发现抓错了人,所以把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扔下,再回去抓他的姐姐或者别的什么姑娘——那可不行。


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石壁,石壁是完全垂直于地面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没有多少可供手抓落脚的地方,他如果想要爬上去,那也应当是在他体力充足的时候。


砰——


一块石头突然从石壁上掉下来,石壁上多了一个洞口。


轰看过去时正好对上一双眼睛,人类的眼睛。


那是一双狭长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扬,即便现在光线很暗,红色的瞳孔也像红宝石一样醒目。


“喂——你这家伙!”外面的人像是吃了一惊的样子,“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不好意思,”轰赶紧走过去一点,“我是被龙抓到这个地方来的,你知道我该怎么出来吗?”


“龙?怎么可能?”外面的人像是被冒犯了一样,一口否定。


“我知道听上去不太现实,但抓我来这里的确实是一条龙,红色的龙。我想你也需要小心一点了,我不确定那条龙走远没有。”


外面的人愣了一下,忽而骂了一句:“该死!”


该死?


“喂,你待在这里别动,等一下!”伴随着这句话,那个洞口又被一块新的石头堵上了。


轰倒没有因为洞口重新被堵上而感到不安,至少他现在知道龙把他扔在了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这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刚才那个人,虽然说话的口气听上去不太友善,但轰本能地选择了暂且相信他。


大概是那人有一双过于澄澈的眼。


轰在凹凸不平的石地上坐下来,他现在必须恢复体力,他自然不会只是坐在这里等待别人的救援,在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中,不管是什么,都需要凭借他自己的努力去获得,自然也包括活下去的机会。


外面的天色应当更暗了,洞穴里几乎看不清四周的境况。


这个时候,轰的听觉变得敏锐起来。


有些异样的风声从头顶传来,轰立马抬起头,暗夜中出现了一个深色的轮廓。


那是龙。


龙原本想直接俯冲下来,却似乎因为洞穴口容纳不下他庞大的体积,暂时卡在了洞口。


这当然只能是暂时的,龙的力气没道理连一个洞口都挖不开。


轰站起身,几步走到刚才被人重新堵起来的洞口前。


他身上没有别的武器了,唯一一把装饰用的剑也在被抓来的途中掉进海里去了。


好在他脚下有很多碎石。


双手抓起石头,轰用力敲击起石壁。


这块石壁似乎本来就是松动的,或者原本就是由石块堆起来的,轰没有用多少时间就直接在石壁上开出了一个可以供他钻出去的洞。


头顶的龙已经挤进来半个身子了,轰赶紧从自己挖出来的那个洞钻了出去。


轰没想到的是,他一出来,面对的就是辽阔的海面。


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供人行走的道路。


但既然这里有人类,就不该是海上的一座孤岛,轰需要绕到另外一面去。


轰这么想着,正要往另一侧走去,身后的石壁忽然倒塌。


再一次地,轰被龙拦腰抓了起来。


一天之内被同一条龙抓到两次,这样的事迹在传说中恐怕也找不出类似的一宗。


龙抓起轰,背后的翅膀展开,一下飞上天空。


轰这时才注意到,他被龙扔下来的地方,确确实实是海上的一座孤岛。


那么刚才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原来那个人也是被龙扔在这座岛上的吗?那他为什么会否认龙的事情?


轰脑海里各种疑问冒出来,那座岛在他眼中已经逐渐缩小了。


总觉得龙比带着他过来的时候要急迫得多,翅膀扇动的频率似乎都比来时快了很多。


这会儿幸而暴雨已经停了,但轰身上的衣服都还没干,被冷风一吹,衣服都像冻得像铁块一样把他锁得牢牢的。


眼下还不知道龙想把他往哪里送,但搞不好他在半路已经冻死了。


轰的眼前甚至都已经出现了安德瓦的脸,那张脸上是什么表情轰不是很清楚,不过安德瓦似乎正在给他举办一场体面的葬礼。轰听见他用一种诡异而平板的调子沉声说着,致我死于龙爪的小儿子。其余人也伸出右手按住前胸,说,愿另一个世界没有恶龙。不过很快,他的父亲就会得到新的儿子,王国里的人有了新的王子,自然也会渐渐淡忘他。


姐姐还会记得他,恐怕还会为了他日夜哭泣,坐卧不安。


想起姐姐,轰的身体又重新找回了一点力气。


只是他今天受的磨难实在太多了,他竭力想要保持自己的清醒,却还是晕了过去。


 


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冷硬的地上,但身上竟然没有什么不适。


他的衣服被人换过了,这会儿他正套着一身滑稽而夸张的长袍——至少不是他之前那套吸饱了冷水还冻成冰块的礼袍。


轰坐起来,还是感受到了冷意。


他身处的地方又是一方洞穴,只是这个洞穴不是之前那个直上直下的,他这里能轻易地从洞口看见外面的情况。


轰还没站起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龙的嘶鸣。


龙?


他本来就是被龙抓着的,难道说有人救了他?


但什么人能够制服一条龙?


很快,轰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洞外传来:“我不是让你哪里抓来的就给我扔回哪里去吗?!”


龙弱弱地又叫了一声。


“哈?!找不到路?那你他妈怎么抓回来的?!!路都找不到我养你这个废物干什么?!”


龙不吭声了。


“不说话就以为没事了?!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少去外面乱抓东西回来……吃?!吃死你拉倒!!吃人也不怕拉肚子!”


这道声音,无疑是不久之前,轰才隔着石壁听到过的声音。


是他……


轰想起那双好看的眼睛,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这会儿已经是白天了,不过轰也不是很确定自己睡了多久。


映入他眼帘的,先是一望无际的海面,而后便是那头抓了他两次的龙,此时正蹲在海边背对着他,火红的尾巴甩来甩去,一点没有先前的凶狠劲。


那个人呢?


“抱歉,我——”


“你醒了?”那道声音打断了他的话,声音的主人出现在了那条龙的头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还是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踩在巨龙头顶的少年有一头耀眼的淡金色头发,脖子上挂着几圈兽牙作为装饰,他赤裸着上身,披了一件夸张的深红色斗篷,肩膀部分堆满了不知什么野兽的绒毛。


“看什看?!”少年注意到他的视线,有些不悦地皱起眉,“既然醒了赶紧自己滚回去,这头蠢龙方向感不好。底下有船,船上有地图,你赶紧坐船自己走人。”少年说着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海岸,那里停着一艘极小的船。


轰看了看船,才说:“我不会划船。”


“哈?你说什么?”


“我不会划船。”


“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心放你条生路,你不感恩戴德赶紧自己滚上船……你他妈还想我给你划船吗?!”少年的语气上升了三个度,看上去已经很生气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估计我父亲已经派人来找我了,所以我也不用急着自己走。”


“谁管你急不急?现在马上滚出这个岛!”少年似乎还向轰龇了龇牙。


“但是,是你的龙把我抓来的吧。”轰指出这个问题,“按理来说,应该让你的龙好好地把我送回去。”


少年一下不说活了,但轰看得出他变得更生气了。


少年似乎被抓住了逻辑上的痛脚,憋了半天,坐在龙头上突然大喊一声:“啊!”


轰倒是没什么,被骑着的龙反而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小步。


少年在龙头上踩了一脚:“你动什么!”然后他又看向轰,说,“你这人真奇怪。”


“奇怪吗?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少年谴责意味地瞪他一眼,“之前被抓来的那些人,全都被吓得屁滚尿流,费尽心思想逃出去,你居然这么悠闲的样子,是瞧不起我吗?!”


轰摇了摇头:“既然是你的龙,抓我到这个地方来又只是误会而已,我当然不会太介意。”


少年狐疑地再次打量了一番轰,神情变得更加古怪:“我说,你们为什么唱那个歌?”


轰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少年说的歌是唤龙曲。如果不是少年问起,轰也没想过细究这个问题:婚礼上竟然唱着这么不吉利的歌词。但他的姐姐到父亲都不介意,他也无从细究这个问题。


如果直接回答不知道,似乎有些不礼貌了。


“大概是为了活跃气氛吧。”轰做出了猜测。


少年竟然没有怀疑,只说:“那你回去告诉那些杂鱼不要再唱这首歌了,不然被龙吃了我可不管。”


明明之前才对龙说过吃人会拉肚子的话。


即便这么想着,轰也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接着他向着少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轰焦冻,我的名字。”


“干什么?跟我宣战啊?!”少年一下跳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轰。


轰愣了一下,没有收回手:“不是,我只是想跟你认识一下。人们在认识的时候不都会握手吗?”


“唔——”少年又重新坐回龙头上,“你果然很怪。”


“对不起,我也是头一回出远门。”


“爆豪胜己。”少年突然很快地说了一句。


“什么?”轰眨了眨眼。


“我的名字啊!笨蛋!!你其实只是想挑衅我吧?!!”


“爆豪。”轰叫出他的名字,“下来和我握手吧。”


“我他妈为什么要跟你握手?!”


“因为我们已经交换名字了,握了手就当认识了。”


“鬼才想跟你认识!我劝你趁早自己坐船滚蛋,不然以后想走也来不及了。”


爆豪看上去一秒都不想和轰多待,伸手拍了拍巨龙的脑袋,那头之前狂暴异常的龙已经乖乖驮着他走了。


“爆豪。”


“干什么啊?!”


“在我父亲的人来接我之前的这段时间就打扰了。”轰用一种无论谁来听都会觉得很诚恳的语气说道,“不过我住的地方你安排在哪里?”


“哈?”爆豪眼尾挑起,表情变得可怕起来。


“现在就吃了他,蠢龙!”






=tbc=




结果发现一口气写不完【肺活量不足


目前的设定是,咔酱也会变龙的,有龙之力w变龙之后再变回人就赤条条了真棒【拖下去

评论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