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illbunny

唯猪猡和阿草不可辜负也!

【霸图中心/有韩张】仓鼠风波

同船渡:


大家好我是之前那个韩张84500的姑娘。前情点我。
这是第一篇。

逗比欢乐向,没内涵。
如你所见,各种意义上都是初次。
硬着头皮上了,水平不足请多指教。
请叫我八万五就好啦XD



*点梗的太太说“仓鼠张副和韩队怎么样?”,而我详细问“欸具体谁是仓鼠呀?”之后太太的回复是“怎样都好”
所以最后主题就变成了“仓鼠、张副和韩队”XDDD(别打








———————————————————————————————




 


 


 


 


 


韩文清在自己的电脑桌上发现了一只仓鼠。


起初他还以为那白白的一团是个被谁遗弃的卫生纸球,直到小动物探头探脑地从鼠标后面冒出了半个身子他才察觉出不对来——这卫生纸他妈的会动?


下一秒,仓鼠尖尖的鼻子探出来顶了顶他的鼠标。


“……”


韩文清盯着那只浑身雪白,半根杂色毛发也没有的仓鼠,然后觉得自己在它黑亮的小眼珠里看到了一丝退意。仓鼠缩了一下,又躲回了鼠标后面。


……我看起来像是要开口训它吗?霸图的队长难得地沉默了一秒,然后明智地放弃了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于是张新杰进门的时候就目击了这样的场景。


毛茸茸一团缩在他的队长头顶睡得舒适安逸,随着韩文清头部的自然动作而轻微地左右摇晃着。而被小动物当成肉垫的本人竟然也丝毫没有对此显露出不满,手上仍然一丝不苟地做着日常练习。


即使是张新杰,在面对这样奇异的景象时也忍不住多沉默了一会。


他推了推眼镜以确认自己的视力没有出现问题,然后绕过机位走到了韩文清的身后。


“队长?”


韩文清回过头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这么做因为头顶上还趴着一只仓鼠——霸图队长的脸上坦然得就像他头上仅仅只是多出了一撮白头发那样。张新杰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那撮头发动了动,小爪子探出来伸了个懒腰。


“……”


张新杰觉得自己受到了世界观的冲击。


他看着韩文清把醒了的仓鼠从头顶拿下来,像对待易碎品那样放在手边的桌面上。刚睡醒的仓鼠迷迷糊糊左摇右晃地爬了几步,又缩回鼠标后面不动了。


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怎么了?”韩文清轻咳一声,皱眉。


“咳。”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那是?”


韩文清耸耸肩膀,“不知道,我进来时发现它在桌上。”


那它怎么会在你头上?张新杰用目光无声地询问着。


他的队长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它自己爬上来的。”韩文清面无表情地说。


“……”


您记得俱乐部的规定中有不能养宠物这一条吗,队长。


 


 


仓鼠所造成的意外远不止于此。


先是林敬言进门时发现了这只鬼鬼祟祟的小生物。不知是否被它楚楚可怜的眼神所吸引,来自N市的好男人把它捧在手心逗弄了好半天,还试图跟仓鼠小小的爪子来个give me five。可惜仓鼠看上去对此兴趣不高,懒懒地舔了舔林敬言的手指又趴下了。


最后林敬言和仓鼠的友好交流被踩着点冲进门的张佳乐打断了。后者风风火火撞开训练室的门跳进屋来,以枪手系标准的滑铲动作蹿向座位。这本来是个极漂亮的操作,可惜动作即将到位的时候张佳乐转了下头,恰巧看到了林敬言手里探头探脑的小动物。


“哦哦哦哦哦哦!!!”张佳乐瞬间变向,以一个怪力乱神的姿态硬生生把自己的前进轨迹扭转,弧线冲锋到了林敬言的身旁,“小老鼠!!!”


“是仓鼠……”林敬言无奈地笑笑,把手心里的仓鼠递到了张佳乐的面前。


张佳乐与仓鼠对视了三秒。


张佳乐盯着仓鼠的眼睛。


仓鼠歪歪头眨了眨眼。


张佳乐陷入了僵直。


“天啊竟然可以如此卖萌我不太好”“神啊我要沦陷在这亮晶晶的眼睛中了请让我放弃治疗吧”


张新杰望着石化的张佳乐,观察到后者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了如上所述的情绪。


等等突然一点都不想打断他……张新杰咳嗽了一声,尽职尽责地推了推眼镜,“张佳乐前辈,训练时间到了。”


张佳乐和仓鼠一起转过头来瞪着他。


 


 


最后霸图众人在一只仓鼠的注视下完成了今天早上的训练。


小仓鼠在被最后进门的张佳乐投喂了几颗瓜子之后颊囊塞得鼓了起来,在一群宅男的桌面上奔放活泼地四处流窜,时不时还突然碰下某个人正按在鼠标或键盘上的手。张新杰在被它第三次恰巧踩中了组合快捷键之后终于不堪其扰站起身来,像提猫那样提着仓鼠的后颈将它拎起来放回了韩文清的脑袋上。直到午饭时间才被放下来。


而午餐结束之后,回到训练室的张新杰又看到了一群人围拢在桌子前的壮观景象。


“哈哈哈哈鼠族牧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好像!林敬言前辈你真是巧手哈哈哈哈哈!!”


“你们不知道吗?老林这样一看就是小时候给芭比娃娃做衣服玩多了才心灵手巧——”


在一片嘈杂中张佳乐清亮的声音显得特别突出。张新杰皱了皱眉,抓着张佳乐停顿的间隙开口插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哦哦哦新杰!”张佳乐第一个回过头来,献宝似的捧着仓鼠凑到他面前,“来看这个!”


张新杰没搞懂状况但还是警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时其他的队员们逐渐围拢过来,而张新杰也看清了张佳乐手中捧着的仓鼠。


……虽然我可以当作没看到吗。


张新杰有些无语地盯着面前的仓鼠。旁边林敬言咳嗽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扭开了脸。


白色仓鼠的鼻梁上粘着一副用纸临时剪成的“眼镜”——歪歪扭扭的,还有点撕破了边,大概是随手撕了报纸上的某个深色部分剪出来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仓鼠脸上那副大概是用水打湿了按上去的“眼镜”,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了。


张新杰条件反射地推了推自己脸上的眼镜。


然后一阵风吹过,仓鼠脸上的纸片悠悠地飘落了。


“……”


“……”


从众人身边走过,带起了一阵微风的韩文清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


张佳乐交出了手里的仓鼠。


韩文清盯着仓鼠的眼睛看了一会,弯下身,捡起那张纸眼镜,举到它的脸前比了两下。


他看看呆头呆脑望着他的仓鼠,又扭过头看看一旁的张新杰。


“……挺像的。”他总结道。


 


 


 


下午训练开始前公关部那边的小姑娘跑来认领了仓鼠。据说是有记者来拍摄宣传照,她拎着刚买的仓鼠来给人引路,拍摄时随手就给放桌子上了,直到吃饭时才想起来。几个小年轻队员嘻嘻哈哈地调出手机里戴眼镜的仓鼠照片给姑娘看,那妹子捧着手机差点没笑到桌子底下去。被众人的气氛感染,就连张新杰的脸上也带了点笑容。


然后他借着电脑屏幕的反射,发现韩文清也在几步之遥的椅子上扭过头来看着小队员们闹腾。


张新杰想了想,然后站起身走过去,学着仓鼠的样搭着双手趴在了韩文清的头顶上。


 


 


 


 


END

评论

热度(82)

  1. Thrillbunny同船渡 转载了此文字
  2. Caleidoscopio同船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Groc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