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illbunny

唯猪猡和阿草不可辜负也!

为什么要背着我爱别人!

简傲傲:

梗是以前一个妹子说想看的。
老公,生日快乐!


孙翔现在非常地不开心,于是他拉上了吴启一起去喝酒。
虽然只有他一个人在猛灌。
吴启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翔翔,该回去了吧?”
“……”听到这句话,孙翔拿酒杯的动作顿了顿,接着他重重地把杯子往桌上一磕,“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
“……”
吴启心想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大活好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孙翔满脸红晕地打了个酒嗝,生气地指责吴启:“我这么伤心,难过,你连陪个酒都不愿意,你自己说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
吴启:“……”
吴启说:“我知道你伤心,你难过,如果你要在隔壁醉仙楼喝酒,我一定陪你……”
但你要在绣春院这种地方喝醉了,我怎么把你抬回去!!!!!
明早《江湖时报》的头条绝对会变成《孙大少爷惊现花楼,酩酊大醉是为哪般》你知道吗!!

孙翔撇嘴:“老子自己走回去!”
说着,他搂住左手边的女人,还在她腰上揉了两把:“是吧,美人?”
化着浓妆的女子穿着半透明纱衣,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在孙翔身上,娇声笑应着孙翔的话,抬手又端了一杯酒到他嘴边。孙翔痛痛快快地一口喝下,被两边的女人奖励似的地在他脸上各香了一口。
吴启看着那俩鲜红的印子头都大了。

他干脆伸手夺了孙翔酒杯,说:“不就是传闻吗,你认真什么!想你孙大少出门,路上姑娘不也都恨不得用水果把你埋了——”
孙翔:“是,上次也不知道是谁从我马车窗口往里面丢了个椰子……”
吴启:“……”
吴启:“我的意思是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孙翔回答:“我就喜欢我身边这两个芳草。”
……
吴启觉得他和孙翔一起长大的十几年里孙翔的口齿从来没有如此地伶俐过。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也得注意一下影响吧?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你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孙翔沉默了一下,赌气一样地说,“哼,我就要让他看看,他能喜欢女人,我也能。”


最受万千闺中少女欢迎的偶像组合,是轮回文学社。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偶像组合,它还真是一个文学社团。要怪只怪成员们过分美丽,有钱,任性,一群高干子弟,没事就聚在一起大办宴席,邀请四方才子共同吟诗作对,顺便再喝点小酒,吃点小菜。
而孙翔就是其中光荣的一员。
他不像吴家和杜家是世交,孙翔是因为父亲升官,才举家搬迁到了京城。私塾里认识以周泽楷为首的一帮子皮猴,本来互相看不顺眼,后来不打不相识,成了好兄弟,还被郑重邀请加入了他们所谓的社团。鼻涕虫孙翔牵着小大人周泽楷,苟富贵,无相忘——虽然没有人想过轮回文学社会一直存在。

吴启扛着人高马大醉醺醺的孙翔,艰难地一步步走在小巷里。孙翔两眼迷蒙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的路,开口:“启啊……我这人好不好?”
吴启:“……好好好。”
孙翔抹了一把脸:“那为什么周泽楷不喜欢我?他还要娶别人。”
吴启:“……”
周泽楷都快把“喜欢孙翔”四个字写脸上了,除了你……和杜明,谁看不出来啊。
不过……,吴启叹了一口气,周泽楷最近三天两头往叶家——据说家主叶修有个天仙一般的表妹——跑的事,可是全城姑娘小伙雪亮的眼睛都盯着的。
当然包括身边这尊大神。
弄得他自己也是猜不透周泽楷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孙翔看吴启半天不答话,还以为连吴启都不支持自己了,心里更窝火。他想了想,说:“启你知道吗,异性只为传宗接代,同性才是人间真爱。”
吴启:“……我知道。”
从你向我坦白你喜欢老大那一天开始,你每天都在和我说这句话。
其实吴启也挺不明白,孙翔为什么会喜欢上周泽楷啊?
这个老大虽然人很好,不过话太少了,小时候还好,现在无论说什么,最多也就换回来几个“嗯。”“好。”
在他们都成年以后,周泽楷说过最长的一句话都是因为周家看门的土狗下了一窝崽儿,周泽楷抱了一只粉红鼻头的黑毛起来,盯半天默默笑了笑,说:“像睡着的孙翔……送给他。”
周家护卫都被他这九个字的长句吓呆了。

就在吴启的小心思还在冬夜寒冷空气里悠悠飘荡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汪汪声。
孙翔脑子卡着没能反应过来,吴启拖着他也跑不动,两人一个半眯着眼一个睁大了眼,看着那条脖子上套了半截断掉的铁链的狗狂叫着冲过来,从他俩中间硬生生挤了过去。
……
吴启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狗爪印和水渍,骂了一声卧槽。
孙翔却望着那条狗离开的方向一言不发。
吴启:“……翔翔?”
衣服被弄脏了,大少爷怎么没发火?
吴启好害怕啊。
孙翔转回身来,深沉地摇摇头:“别怪它了,失链(恋)的感觉,很难受……想发泄……我懂它。”
吴启:“……”
吴启:“别不开心了,要不,你去看一下杜明?”
孙翔哦了一声,“他又怎么了?”
吴启回答:“你知道他一直都偷偷摸摸有个心上人没告诉我们,不过听说那姑娘最近也喜欢上别人了?他有点消沉。”
杜明也这么惨啊?孙翔有点小感动。他觉得杜明真不愧是自己的好弟兄,这种危急时刻,雪中送炭给他带来春天般的温暖。他困难地动起自己晕乎乎的脑筋思索了一下:“好吧,过两天我俩一起去嘲笑他。”
吴启:“……”
“我得再穿帅点。”孙翔低头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你也是。”


孙翔和吴启去了杜明家和他见面。
进大宅的时候,管家告诉他们,“少爷正在书房里作画呢”。
妈呀,杜明还会画画?两人对视一眼。
他俩跟着管家去了书房。站在门口,孙翔让其他两人别出声,自己缓缓踱步走上台阶,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
杜明正提着刚蘸饱了墨的毛笔准备接着画,被突然出现的孙翔吓了一大跳,手一抖,一整滴墨水就溅到了宣纸上,瞬间晕开一大片。
孙翔继续毫不知情地高兴大喊:“小明!听说你喜欢的姑娘有喜欢的人了!翔哥来安慰你,你开心吗!”
……
管家把糖糕端到了孙翔面前,孙翔拿起一块儿扔进嘴里,然后不顾杜明的反抗捏着他的嘴给他也塞了一块。
“怎么样?”孙翔关心地说,“吃点甜的是不是感觉心情好多了????”
杜明双眼含泪地嚼着糖糕看向孙翔:“……”
吴启无奈打圆场:“不就是一副你梦中情人的画像,脏了也没啥嘛,反正你画得也挺丑的。”
杜明双眼含泪地嚼着糖糕看向吴启:“……”你这是在安慰我???
吴启无视他梨花带雨的脸:“别看我,你连喜欢谁都不告诉我俩。”
杜明终于把那块齁得飞起的糖糕吞了下去,垂下眼皮一脸忧郁:“给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
孙翔不乐意了:“怎么不懂了?我也是过来人!”
杜明直接白了他一眼。
“真的!”孙翔认真,“我就是听说你也失恋了,专程过来疏导你,好兄弟!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同床共枕!……”
“停停停!”杜明听他越说越远,赶紧摆手让他打住,“什么叫……也?”
孙翔突然就变得垂头丧气,像一条被主人责骂了的大狗:“……我喜欢的人要和别人成亲了。”
……杜明睁大眼:“你有喜欢的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孙翔惶恐:“我以为你知道……你不也没告诉我吗操?!”
杜明:“……”
吴启扶额。

杜明在半个多月前的元宵灯会上,惊鸿一瞥瞥到了一个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人群中彷徨……彷徨……彷徨着冲过了杜明身边,和他撞在了一起。
杜明被撞得踉跄几步,也没忘记伸出手去想扶人一把,在美女面前展现一下作为轮回文学社重要的成员的风采。结果姑娘啪地打开他的手,眼睛一横:“别挡道!”
杜明:“……”
杜明文质彬彬:“这位姑……姑娘,别走啊!”
他听见有一个软糯的声音叫了一声“柔柔!这边!”,姑娘抬高声音答应了一句“来了!”,风风火火地跑了。
杜明看呆在了原地。
他活了这么大,见到的女人都是弱不禁风,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矫揉造作的大家闺秀,头一次见识了这么豪爽不拘小节的女子,杜明感觉自己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经过多番打听,知道了女子名叫唐柔,是叶修的一个远方亲戚,很多年没见面了,过来这边过年的。
杜明偷偷在叶修家附近插了两个眼线,只要看到唐柔出现,就立马给他飞鸽传书。接着就是制造偶遇现场,请她吃吃好吃的,买买好玩的,尽显自己成熟男壕的魅力。
本来两人眼看着关系熟悉了很多,相处也越来越融洽,杜明都已经上门求亲了,却在一次约唐柔出去郊外赏梅时,唐柔拒绝了。
眼线们说,那天隐隐约约听见唐柔和苏沐橙在花园里散步时说了“再接受邀约影响不好”“既然要嫁的不是他”“注重名誉”之类的话。
杜明(他自己觉得是他)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

这个故事太悲伤了,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孙翔和吴启都为他心疼。
两人看着难过的杜明沉默了一会儿,孙翔眼睛一转,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要不,翔哥帮你约她出来挽回一下?”
杜明感动:“真的吗?可是我已经拜托了老……”
孙翔根本没听他说后面那句:“你说我只约她一个人在茶楼见面好不好啊?她会不会成为少女公敌?”
杜明:“……”
杜明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了:“别单独约!孤男寡女!单独见面!!不行!”
孙翔严肃点头:“我也觉得。那我叫她把苏沐橙也带上好了,这样不容易被误会。”
吴启秒秒钟就明白了孙翔想干什么:“……”

孙翔一直都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于是他约了唐柔和苏沐橙到醉仙楼见面。
到了那边,孙翔点了一个最深处的透光不好的小包间,把窗子关牢,静静地坐着等着两人过来。
唐柔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犯罪现场一样密不透风的昏暗包间,桌子旁边一个隐隐绰绰的人影一动不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着“咔哒”“咔哒”的规律声响——
苏唐二人:“……”
孙翔连忙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抬手打了个招呼:“来了?”
唐柔冷冷地说:“名满京城的孙大少爷,穷得连包间都开不了好的?”
孙翔心里嗤之以鼻,女人,就是物质!不过(他自己认为)看在杜明面上,还是不能和这种小姑娘计较太多。所以他没回答唐柔问题,只说了一声:“坐。”
唐柔和苏沐橙先后走了进来。孙翔借着窗纸透进来的微光打量了一下,两人都有一副天生好皮囊,瓜子脸,樱桃口。只是唐柔的眉角上挑,眼尾细长,带了几分凌厉的英气;苏沐橙则是两弯柳叶眉,一对圆眼,水光盈盈,看起来温柔又可人。
孙翔觉得心好累啊,周泽楷怎么喜欢这种看起来如此不经操的人啊。

他打量完了就直奔主题表明了自己的用意,大概就是我有个兄弟很喜欢你,人傻钱多长得还可以,老爹是大官,家里有鱼塘,娘亲会游泳,你考虑一下?
说话时,他还忍不住老是朝苏沐橙那边瞅。
唐柔听完哦了一声,说:“你说的是杜明吧。”
孙翔:“……”
孙翔:“你这不是挺清楚他喜欢你吗?”
唐柔点头:“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俩是好朋友。”
说着,她竟然微微红了脸:“而且……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嫁给我的另一个追求者。”
孙翔很疑惑。
“你长得又不想个球,他为什么要追你。”
唐柔:“……”
唐柔不想和孙翔说话了。
苏沐橙在旁边吃吃笑了两声,说:“周少的条件可比杜明好吧?回去告诉杜明,他没戏啦。”
……
孙翔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吓了两人一大跳。他狠狠盯着唐柔:“你说的追求者,是周泽楷?!”
唐柔有些不高兴:“是又怎样?”
“不可能!”孙翔鄙视,“周泽楷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唐柔:“……”
唐柔:“什么叫我这种女人?!”她站起来身来,手撑着桌面和孙翔对视:“怎么,你还能替他终生大事做决定?”
孙翔哼哼:“那是!我俩从小便认识的,关系好得没话说。”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地对峙时,苏沐橙突然羡慕地插了一句:“哇,哪个厕所啊?”
孙翔:“……”
唐柔:“……”
唐柔拉起苏沐橙,生硬地说了一声:“没什么好谈了,告辞。”

孙翔非常地生气。
从那天偶然听到家里的侍女讨论说周泽楷要娶苏沐橙以后,孙翔就一直有意无意地避开周泽楷。孙翔不想见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告诉他真相。两人都是对方最好的兄弟,如果周泽楷知道自己的兄弟对他感情不一般,连朋友都不能做,多难堪。
他有点想去找周泽楷了,但他又觉得自己不能如此没骨气。
孙翔寂寞地回了家。

吴启好几天没看到孙翔了,于是他跑去了孙翔家里找他。
去的时候,孙翔正在后花园亭子搭了个暖炉喝酒。看到吴启,孙翔也不惊讶,就朝他招了招手:“来喝一杯。”
吴启在他身边坐下,端起了酒杯,转手就给倒在了地上。
孙翔肉疼:“这是我老爹从宫里弄出来的供酒!”
吴启一把把酒杯塞进他怀里,抓着他的领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说你,就这样折腾自己吗?!”
“……”孙翔说,“我没折腾自己。”
吴启指着他桌上的两坛酒:“你喝酒喝得这么厉害,你是想把自己喝死,是吧?”
孙翔:“……”
孙翔说:“启啊,周泽楷要娶的是唐柔,不是苏沐橙。”
“……?!?!?!?!?!?!”
吴启惊呆了。
吴启跳了起来:“什么意思?!”
他冲出去绕着亭子跑了两圈冷静了一下。
听了孙翔说那天和唐柔见面的事,吴启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唐柔告诉你的?”
孙翔低低地嗯了一声。
吴启都不知道该安慰的人是孙翔还是杜明了……
他拍了拍孙翔的肩,“要不……你出去玩一会儿?蓬莱阁出了道新的珍珠肉圆,听说挺好吃的,你要去尝尝吗?”
孙翔说:“……我没心情。”
他想,周泽楷背着他想娶别人就算了,竟然还抢杜明的心上人!
这让他怎么吃得下饭!
孙翔心里悲愤交加,突然冒出了把周泽楷打一顿的想法。
酒壮人胆,他索性气冲冲地叫人备了马车,奔去了周家。

在马车上颠簸了半天到了周家后,孙翔敲门一问,管家告诉他周泽楷有事去叶家了。
孙翔咬咬牙,又马不停蹄地朝叶家跑。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不是想阻止周泽楷和女人成亲,他只是为了杜明。
对,为了杜明!
孙翔暗暗握拳。
等到叶家大门口,他下马车的时候,刚好碰到周泽楷走出来。挺拔高挑的男人看到他,眼睛一亮:“孙翔。”
明明说好是来打人的,真的看到却又打不下手了。孙翔嘴张了两下,脑袋里想法千回百转,半晌才憋出一句:“你,你怎么能这样?!”
……哪样?
周泽楷很迷茫。
孙翔看他一脸无辜,顿了顿,又问:“你过来干什么?”
周泽楷回答:“提亲。”
………………………………………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听周泽楷亲口说出来,孙翔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跟酒精一起,冲得他眼睛通红。
他赶紧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把涌上的眼泪眨回去,勉强拉了拉嘴角说:“唐柔?”
周泽楷刚点了头,就看到孙翔眼泪滚了下来。他也慌了,怎么刚才都还好好的,说哭就哭了?
他手忙脚乱地从荷包里摸了一块干净的手帕出来,抬手想帮孙翔擦眼泪,却被孙翔把手打开了。孙翔抹着泪,说:“你难道不知道杜明喜欢唐柔好久了吗?!”
……周泽楷更迷茫了,他说:“我知道啊。”
孙翔眼泪也流得更厉害了:“你知道还向唐柔提亲!你……你这个禽兽!你有没有想过杜明要怎么办!”
他越说越激动,一张俊脸被泪水打湿得一塌糊涂,最后脑子一热,忍不住吼了出来:“我、我这么喜欢你你都不知道,不珍惜,你还要去抢兄弟的女人!……周泽楷!以后我他妈要是再理你,我就跟你姓!!”
周泽楷本来还被他弄得一愣一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听到孙翔说喜欢他的时候才惊讶地瞪大眼。孙翔一鼓作气吼完了以后才回过神来,和他相顾无言对视两秒,转身就想跑。
“孙翔!”周泽楷几个跨步追上去,一把拉住他,“你说你……什么?”
“走开!”孙翔恼羞成怒地骂了他一句,抬手用袖子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两把,“成你的亲去!给老子放手!”
周泽楷:“……”
他说:“我也喜欢你。”
孙翔:“……”
孙翔:“屁眼子!!放开我!!”
周泽楷死死扣住他手腕不放:“提亲……帮杜明。”
“……”孙翔停止了挣扎,“你说什么?”
周泽楷说:“杜明让我,帮他提亲。”
“……”

终于,周泽楷娶亲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杜明心水唐柔很久,估摸着两人关系差不多了,就想上门提个亲。
但他自己又不敢贸然行动,便拜托周泽楷帮他先去说说媒。
……让周泽楷帮忙做媒?!
孙翔听到这里,觉得杜明脑子是真的有屎。
难怪娶不到媳妇!
周泽楷这个不会说话的,上门就说要向唐柔提亲。其实他也没说错,只是他忘了说自己是帮杜明过来的。
哪个少女能抵挡周泽楷人畜无害的脸和人畜无害的钱?!
唐柔还算理智,想着多观察一段时间,探探周泽楷的人品。换其他姑娘,早就迫不及待答应了。
知道了事实的孙翔心情有点复杂。
他和周泽楷坐在马车里,看着周泽楷温柔地牵着他的手,红着脸叫了他一句:“孙翔。”
“……”孙翔只觉得自己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竟然哭着告白,太丢脸了!
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见人?!?!
“干嘛。”最终,他还是没敢转过去看周泽楷的脸,目不斜视地小声回答了一句。
周泽楷突然凑过来,柔软的嘴唇轻轻从他脸上拂过,看着孙翔惊恐地眼神,他害羞地眨了眨眼睛,“……跟我姓?”
“……”
“你!!!!!!!!周——泽——楷——”

周泽楷和孙翔在一起了。
周泽楷每天都和孙翔在一起。
周泽楷拒绝了杜明说媒的请求。
周泽楷说:“孙翔不开心。”

杜明拿着唐柔发的好人卡,想着追女神的路漫漫……
杜明好想和他们俩绝交啊。



完。

下面是我自个叨逼的话,大家想看就看看,不想看可以不看啦。
刚开始看全职的时候,我也算半个孙翔黑。受叶修主角光环的影响,觉得孙翔真是好讨厌。
改观是什么时候呢?嘉世开会时,翔翔完全不在状态,回答问题,牛头不对马嘴。我突然就福临心至,醍醐灌顶(没有!),觉得,诶,这小孩子还挺可爱嘛。
所以才开始关注他,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艰难走在自己为了冠军的成长路上。
可能有也粉丝的盲目崇拜成分吧,至少我觉得,在全职里,只有孙翔真正地诠释了“成长”这个词语的意义。
也是轮回,周泽楷给了孙翔一个家。
慢慢因为他的改变爱上他,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再说一次,祝我老公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