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illbunny

唯猪猡和阿草不可辜负也!

王不见王05

芝芝1202:

第一章


第五章(稍微修改了下)


等到《荒火》正式上映那天,黄少天宣布他今晚要包场请大家看电影。


周泽楷向他致谢,黄少天坐到椅子上,纳闷地道:“谢我干嘛?我又没说是去看《荒火》。”


“哦。”周泽楷无所谓地点头,并没有被驳了面子的尴尬,“那我请饮料零食。”


过了几分钟孙翔放下剧本走到黄少天身边,弯下腰把他一只耳机从耳朵里摘下来,问:“你在听什么呢?”


黄少天把播放器给他看:“胎教音乐,文州挑给我听的。”


孙翔看了他几秒钟,嘴巴张了张,爆发出一阵响亮的笑声:“老黄同志很逗啊,你这是给自己听,不是胎教,不开功放令公子根本听不到啊。”


“……”嘴炮如黄少天也一下子放弃般地不想说什么了,只是懊恼地拍了拍脑门。


孙翔继续嘲笑他:“都说生完笨三年,您老可还没生呢。”


黄少天气结,转移话题:“你怎么知道是公子,也许是个姑娘呢。”


孙翔耸耸肩:“感觉吧,男孩不用操太多心。”


“唉,女孩要给挑裙子编辫子,我也担心我们两个大男人照顾不好。”


孙翔蹲下朝黄少天的腹部挥挥手和小胚胎打招呼:“所以希望是个男孩吧,我可以带他玩。”


背后响起一个清润温和的声音:“咦,怎么听着像是你们两的孩子?”


孙翔回过头笑:“我哪敢抢您的功劳啊?”


黄少天则是欣慰地抬手拉住他家Alpha的手腕摇晃,满脸喜悦:“文州,我们儿子还没出生就有伴了,他的孙翔哥哥说以后带他玩。”


……不就是笑话一下嘛,一下子把他辈分降了一辈!


 


他们是晚上八点钟的场次,黄少天下午叫助理把票发给众人,大家分批低调入场,要是被粉丝发现,他们也不必看电影了。幸而八点这场被他们包了,外面人倒是不多,但也有陆陆续续来买票的,还有一些粉丝走到《荒火》的海报旁,挡住女主角,和男主角自拍合影。


孙翔对周泽楷道:“你别看了,就在外面给粉丝签名吧。”


“不——”周泽楷还没说完,就听一声惊呼,“楷皇!”


孙翔迅速从他身边弹开,敏捷的小鹿一般冲向检票口,留周泽楷一个人应对粉丝。


算算在帮周泽楷的助理发饮料和零食给大家,见孙翔进来给他一杯果汁,孙翔在她额头弹了下,表示她真的可以投奔周泽楷了。


电影开始十五分钟后周泽楷才进来,他个子高,为了避免挡住别人看电影都坐后排,正好孙翔也有这习惯,所以当周泽楷在他身边坐下来的时候,孙翔不由有些感慨,他两竟然有这么一天能和平地坐在一起看其中一人的电影。要知道最近几年大大小小的颁奖典礼,都不敢把他们安排坐一起,说靠太近怕激化矛盾,但是每次周泽楷上台领奖他们总要给孙翔一个特写,孙翔得奖镜头也会在周泽楷脸上停顿几秒。


“哇!福利时间到!”孙翔凑到周泽楷耳边低声起哄。电影里男女主角因为梦想而相遇相知相恋,放到一半,水到渠成地滚个床单也是情理之中。来影院之前孙翔刷了下微博,网友对这部戏的评价很高,说就算不看楷皇的颜值、演技和故事情节,就只看他的裸体,这张票也完全回本了。


楷皇除了下面那根没亮相外,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胸肌、挺翘的臀部、笔直的大长腿都出场了,以孙翔对周泽楷作品的熟悉程度,这应该是他出道以来的最大尺度了。不过床戏拍得很唯美,香艳却不色情,很是勾人心魂。女主抱着周泽楷的脖子和他舌吻、手在他光滑的后背上抚摸时,孙翔不自在地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橙汁。


等这一幕过去了,孙翔稍微平复了下刚才的视觉冲击和由此引发的荡漾心绪后凑周泽楷耳边问:“怎么做到的啊?”


周泽楷很坦荡,看自己和前女友的床戏都不带一点尴尬的:“导演叫怎么做就怎么做。”


孙翔啧了声:“太拼了。”


周泽楷轻笑,就着微弱的光线转头正视他:“混口饭吃。”


孙翔挑眉:“竟然不是为艺术献身?”


“真遗憾电影不吸引你。”他一说完,孙翔立即正襟危坐,再不和他窃窃私语了。


这个片子的故事并不复杂,两个有梦想的年轻人相遇相爱,又因为梦想而分道扬镳,前半部分很有笑点,后半部大多是泪点。片子只有一百分钟,基本没有多余的镜头,叙事节奏紧凑,一切都是为了情节和中心思想服务,画面构图、镜头运用都能给个高分。周泽楷的演技无可挑剔,当时才出道不久的舒可欣也是可圈可点,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想来周泽楷也不可能看上一个花瓶,所以目前网上打出的9.1分并不夸张。


幸好散场时已经九点四十,这个点还来电影院的人不多了,几个明星低调地混迹在一群剧组工作人员中也没人在意。


到酒店大堂时憋了半天的黄少天终于给自己的嘴巴解开封印了:“我靠这片子很不错啊,怎么只有一千多万的投资,有你还拉不到投资啊,李轩商务上不行啊!我看票房会爆的,那家伙做梦都要笑醒了,你就做好请我们全组吃大餐的准备吧!我不经常夸人的,不过你选片神枪手的名号倒是名不虚传,目前为止,你的电影作品没有一部是烂剧,这点二翔要好好学学。”


“前辈你言下之意是楷皇电视剧作品有烂剧咯?”孙翔好冤,连黄少天都帮着周泽楷怼他,这世界对他太无爱了。


周泽楷以他一贯的谦虚回应:“前辈过奖。”


黄少天还要滔滔不绝,幸好孙翔的楼层到了,避免了荼毒。


如果说黄少天包场请他们看电影孙翔还能接受,那他在微博上替《荒火》做宣传就要惊掉孙翔下巴了。六千多万粉的超级大V免费做广告,多大的面子啊!


孙翔想了一分钟,突然敬佩起黄少天来,够义气,是个纯粹的电影人。在这几年连综艺节目都能整个无脑电影出来圈钱的行情下,李轩和周泽楷不计得失地拍了《荒火》,作为这个行业的一份子,他想告诉更多人国产电影圈还有人在认真做事,还有人有赤忱之心,还有好作品。他并不在意是帮谁在做宣传,只是在替自己认可的好片子宣传。


孙翔V:楷皇太辣了。@黄少天V:不用买爆米花,观影体验A。[一打荒火电影票.JPG]


他本想说楷皇秀色可餐所以不需要爆米花的,但这样一说估计要全网爆炸,还是收敛了一点。他想等下评论转发里肯定全都是活久见,要么就是怀疑他被盗号了。搞不好记者们都要加班挖挖他们三个人间的新闻,把那些互怼史再拎出来八卦一遍。


看到一个资深粉在评论里问他:甜心你们剧组包场去看《荒火》了?观影体验如何?


因为是个熟粉,孙翔就贫了一句:是啊,至于体验如何,我正准备写两千字影评。


回复完之后回到首页,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结果被惊得嗷嗷叫起来。周泽楷这狡猾的家伙转发了他要写影评的回复,并且说:我等着。


你TM,干嘛要看我微博下的评论啊???!!!还转发,就这么想蹭热度上热门话题榜啊!这事明天早上肯定要上《娱乐早班车》了!




下一章

特别好看!

阿哉。:

虽然我没暑假了非常不爽但还是给周翔暑期&七夕活动画了大卡~活动详细见:http://zhouxiangonly.lofter.com/post/3a0298_b99bcec

奖品丰厚!快来参加吧!!(胯下比心.jpg

生日快乐(周翔)

芝芝1202:

这是给美子太太的漫本写的脚本,很多人应该已经看过漫画了,把文字版也放出来~~这么短小的文,小美画了14P,每个分镜都和我脑子幻想得一模一样,我的女神真是太棒了!


小斗神生日快乐!明年还陪你过生日!


-----------------------------------------


孙翔的桌子上放着一大堆礼物,有粉丝寄来的,有亲朋好友寄来的,还有轮回的队友们送的。介于孙翔来轮回之后战绩出色,连老板都能送了他一个红包,那个厚度让孙翔挺满意。


一切看起来都不错,如果他的队长能像其他队友一样有所表示,那就更圆满了。


可是,周泽楷这个呆子竟然什么也没送!


孙翔不懂他几个意思,他来轮回还不到半年,不知道周泽楷生日,所以上周就没送他礼物,这小气鬼大概因此就免了自己的吧。不对呀!11月24号的晚上,当大家都散了之后,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周泽楷想要什么,隔天补给他,那家伙腼腆地笑了笑,叫他闭上眼,孙翔心说你难道要我许个愿望吗,合上眼正纳闷着,唇上突然传来潮湿柔软的触感及温热的呼吸,作为一个毫无恋爱经验的菜鸟,他也知道自己被吻了,猛地睁开眼,吃惊地指着周泽楷:“你,你……”


周泽楷脸有些红,搔了搔头:“生日之吻。”


“讲究口腔卫生,病从口入你懂不懂?!”孙翔眼睛瞪得圆圆的,脑海里数千只草泥马呼啸而过,“我靠,周泽楷被我的美色迷住了”、“周泽楷是同性恋”、“周泽楷非礼我”之类的想法纷涌而来,但出口却是指责对方不讲卫生的。


“哦。”周泽楷只是搔了搔头,笑得有些羞赧。


孙翔以为他下一句会是告白求爱呢,然而周泽楷说:“谢谢了。”


然后就这样完了,让孙翔怀疑自己只是被戏弄了,又或者周泽楷是个接吻狂,就是喜欢亲人而已。


想到如果是最后一种可能,孙翔心中便有些不舒坦。哼,用亲过很多人的嘴来亲他!


从被周泽楷亲过之后,孙翔总会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嘴唇看。联盟颜帝的嘴唇饱满润泽,线条优美性感,真是一张适合接吻的嘴!


周泽楷看到孙翔盯着他,就会不好意思地笑笑,舔舔嘴唇,舌头伸出来的瞬间,孙翔总觉得自己有些心跳加速。


那天的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真暗恋他应该来表白吧?真是个有始无终的人,又或者,那个吻就是终点了?想到这里,孙翔狠狠皱眉!周泽楷,下次PK看翔哥不虐死你。


正咬牙切齿着,突然瞥见有人朝他门缝塞东西,是个大信封。


孙翔连忙跑去开门,门前站着略显慌乱的周泽楷。


“你干嘛呢?”孙翔皱眉问,“恐吓信啊?”


“生日礼物。”周泽楷搔了搔头。


孙翔弯腰捡起信封,从中抽出三张A4大小的素描纸。每张画的都是他,有打游戏时的,有吃饭时的,还有睡觉时的。


画得还不错,孙翔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接着板起脸:“你什么意思呀?三张,想和我散伙是吗?”


“不是的。”周泽楷略有些着急,果然还是不能指望孙翔看懂啊,这明明表达的就是我想和你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啊!


孙翔把图都放进抽屉里,转头看向周泽楷,撇了撇嘴:“哼,送这个做生日礼物,没诚意。”


“那你想要什么?”周泽楷有些心累。


孙翔瞄了眼他的嘴唇:“你把眼睛闭上。”


周泽楷的眼里似乎漾入了一抹晶亮的光,唇角悄悄扬起,乖乖的闭眼时。


靠,这家伙真帅!孙翔看着他,努力让自己的心跳的别那么快,把脸慢慢地凑过去。


“吧唧”一下,唇对唇亲了口。


周泽楷见他一触即撤,欲求不满地睁开眼。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问孙翔。


孙翔拽拽地道:“你上次是什么意思,我这次就是什么意思。”


“我要做你男朋友的意思。”周泽楷毫不犹豫的说,他平时说话语速很慢,这次却是飞快,生怕孙翔反悔不给他机会说一样。


孙翔脸涨得通红:“看你把我画得蛮帅的份上,我给你这个机会。”


周泽楷笑了,满室的光线似乎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俊美得像男神一样,他凑过去亲了亲孙翔:“生日快乐,你是荣耀给我的最大惊喜。”


“所以,你要带着我拿冠军啊!”孙翔用拳头在他新任男友的胸口碰了碰。


“一定!”这一次,周泽楷深深地吻住他。





哈哈哈哈


阿哉。:

还是去年那个梗,不过今年没有热血只有卖蠢了

请先看去年的条漫XD


生日快乐小斗神=3=❤

嘿嘿😁


阿哉。:

之前给《拂了一身还满》的G~没用了就发出来~

个人很喜欢的一篇年下周翔!推荐下XDDD!


顺便打广告,之前的周翔明信片:

武汉705only在A2,魔都711婚礼only在O3,南京726only在B6。


还有啊!!!南京726我在啊!!!记得投喂我

本子是没时间了,你们想要什么周边嘛!!!!!!!!!!!!!!!!!!!!!!!!!

特别帅!


我与糖糕共枕眠:

是哦还是kingsman paro。


翔哥总是把伞当做近战武器轮的虎虎生风,可是你醒醒好吗里面明明是有枪的!


“吃我一记龙抬头!”(呸。


小周玩的一手好枪,biubiubiu。

为什么要背着我爱别人!

简傲傲:

梗是以前一个妹子说想看的。
老公,生日快乐!


孙翔现在非常地不开心,于是他拉上了吴启一起去喝酒。
虽然只有他一个人在猛灌。
吴启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翔翔,该回去了吧?”
“……”听到这句话,孙翔拿酒杯的动作顿了顿,接着他重重地把杯子往桌上一磕,“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
“……”
吴启心想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大活好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孙翔满脸红晕地打了个酒嗝,生气地指责吴启:“我这么伤心,难过,你连陪个酒都不愿意,你自己说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
吴启:“……”
吴启说:“我知道你伤心,你难过,如果你要在隔壁醉仙楼喝酒,我一定陪你……”
但你要在绣春院这种地方喝醉了,我怎么把你抬回去!!!!!
明早《江湖时报》的头条绝对会变成《孙大少爷惊现花楼,酩酊大醉是为哪般》你知道吗!!

孙翔撇嘴:“老子自己走回去!”
说着,他搂住左手边的女人,还在她腰上揉了两把:“是吧,美人?”
化着浓妆的女子穿着半透明纱衣,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在孙翔身上,娇声笑应着孙翔的话,抬手又端了一杯酒到他嘴边。孙翔痛痛快快地一口喝下,被两边的女人奖励似的地在他脸上各香了一口。
吴启看着那俩鲜红的印子头都大了。

他干脆伸手夺了孙翔酒杯,说:“不就是传闻吗,你认真什么!想你孙大少出门,路上姑娘不也都恨不得用水果把你埋了——”
孙翔:“是,上次也不知道是谁从我马车窗口往里面丢了个椰子……”
吴启:“……”
吴启:“我的意思是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孙翔回答:“我就喜欢我身边这两个芳草。”
……
吴启觉得他和孙翔一起长大的十几年里孙翔的口齿从来没有如此地伶俐过。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也得注意一下影响吧?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你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孙翔沉默了一下,赌气一样地说,“哼,我就要让他看看,他能喜欢女人,我也能。”


最受万千闺中少女欢迎的偶像组合,是轮回文学社。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偶像组合,它还真是一个文学社团。要怪只怪成员们过分美丽,有钱,任性,一群高干子弟,没事就聚在一起大办宴席,邀请四方才子共同吟诗作对,顺便再喝点小酒,吃点小菜。
而孙翔就是其中光荣的一员。
他不像吴家和杜家是世交,孙翔是因为父亲升官,才举家搬迁到了京城。私塾里认识以周泽楷为首的一帮子皮猴,本来互相看不顺眼,后来不打不相识,成了好兄弟,还被郑重邀请加入了他们所谓的社团。鼻涕虫孙翔牵着小大人周泽楷,苟富贵,无相忘——虽然没有人想过轮回文学社会一直存在。

吴启扛着人高马大醉醺醺的孙翔,艰难地一步步走在小巷里。孙翔两眼迷蒙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的路,开口:“启啊……我这人好不好?”
吴启:“……好好好。”
孙翔抹了一把脸:“那为什么周泽楷不喜欢我?他还要娶别人。”
吴启:“……”
周泽楷都快把“喜欢孙翔”四个字写脸上了,除了你……和杜明,谁看不出来啊。
不过……,吴启叹了一口气,周泽楷最近三天两头往叶家——据说家主叶修有个天仙一般的表妹——跑的事,可是全城姑娘小伙雪亮的眼睛都盯着的。
当然包括身边这尊大神。
弄得他自己也是猜不透周泽楷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孙翔看吴启半天不答话,还以为连吴启都不支持自己了,心里更窝火。他想了想,说:“启你知道吗,异性只为传宗接代,同性才是人间真爱。”
吴启:“……我知道。”
从你向我坦白你喜欢老大那一天开始,你每天都在和我说这句话。
其实吴启也挺不明白,孙翔为什么会喜欢上周泽楷啊?
这个老大虽然人很好,不过话太少了,小时候还好,现在无论说什么,最多也就换回来几个“嗯。”“好。”
在他们都成年以后,周泽楷说过最长的一句话都是因为周家看门的土狗下了一窝崽儿,周泽楷抱了一只粉红鼻头的黑毛起来,盯半天默默笑了笑,说:“像睡着的孙翔……送给他。”
周家护卫都被他这九个字的长句吓呆了。

就在吴启的小心思还在冬夜寒冷空气里悠悠飘荡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汪汪声。
孙翔脑子卡着没能反应过来,吴启拖着他也跑不动,两人一个半眯着眼一个睁大了眼,看着那条脖子上套了半截断掉的铁链的狗狂叫着冲过来,从他俩中间硬生生挤了过去。
……
吴启看着自己衣服上的狗爪印和水渍,骂了一声卧槽。
孙翔却望着那条狗离开的方向一言不发。
吴启:“……翔翔?”
衣服被弄脏了,大少爷怎么没发火?
吴启好害怕啊。
孙翔转回身来,深沉地摇摇头:“别怪它了,失链(恋)的感觉,很难受……想发泄……我懂它。”
吴启:“……”
吴启:“别不开心了,要不,你去看一下杜明?”
孙翔哦了一声,“他又怎么了?”
吴启回答:“你知道他一直都偷偷摸摸有个心上人没告诉我们,不过听说那姑娘最近也喜欢上别人了?他有点消沉。”
杜明也这么惨啊?孙翔有点小感动。他觉得杜明真不愧是自己的好弟兄,这种危急时刻,雪中送炭给他带来春天般的温暖。他困难地动起自己晕乎乎的脑筋思索了一下:“好吧,过两天我俩一起去嘲笑他。”
吴启:“……”
“我得再穿帅点。”孙翔低头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你也是。”


孙翔和吴启去了杜明家和他见面。
进大宅的时候,管家告诉他们,“少爷正在书房里作画呢”。
妈呀,杜明还会画画?两人对视一眼。
他俩跟着管家去了书房。站在门口,孙翔让其他两人别出声,自己缓缓踱步走上台阶,猛地推开门冲了进去。
杜明正提着刚蘸饱了墨的毛笔准备接着画,被突然出现的孙翔吓了一大跳,手一抖,一整滴墨水就溅到了宣纸上,瞬间晕开一大片。
孙翔继续毫不知情地高兴大喊:“小明!听说你喜欢的姑娘有喜欢的人了!翔哥来安慰你,你开心吗!”
……
管家把糖糕端到了孙翔面前,孙翔拿起一块儿扔进嘴里,然后不顾杜明的反抗捏着他的嘴给他也塞了一块。
“怎么样?”孙翔关心地说,“吃点甜的是不是感觉心情好多了????”
杜明双眼含泪地嚼着糖糕看向孙翔:“……”
吴启无奈打圆场:“不就是一副你梦中情人的画像,脏了也没啥嘛,反正你画得也挺丑的。”
杜明双眼含泪地嚼着糖糕看向吴启:“……”你这是在安慰我???
吴启无视他梨花带雨的脸:“别看我,你连喜欢谁都不告诉我俩。”
杜明终于把那块齁得飞起的糖糕吞了下去,垂下眼皮一脸忧郁:“给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
孙翔不乐意了:“怎么不懂了?我也是过来人!”
杜明直接白了他一眼。
“真的!”孙翔认真,“我就是听说你也失恋了,专程过来疏导你,好兄弟!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同床共枕!……”
“停停停!”杜明听他越说越远,赶紧摆手让他打住,“什么叫……也?”
孙翔突然就变得垂头丧气,像一条被主人责骂了的大狗:“……我喜欢的人要和别人成亲了。”
……杜明睁大眼:“你有喜欢的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孙翔惶恐:“我以为你知道……你不也没告诉我吗操?!”
杜明:“……”
吴启扶额。

杜明在半个多月前的元宵灯会上,惊鸿一瞥瞥到了一个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人群中彷徨……彷徨……彷徨着冲过了杜明身边,和他撞在了一起。
杜明被撞得踉跄几步,也没忘记伸出手去想扶人一把,在美女面前展现一下作为轮回文学社重要的成员的风采。结果姑娘啪地打开他的手,眼睛一横:“别挡道!”
杜明:“……”
杜明文质彬彬:“这位姑……姑娘,别走啊!”
他听见有一个软糯的声音叫了一声“柔柔!这边!”,姑娘抬高声音答应了一句“来了!”,风风火火地跑了。
杜明看呆在了原地。
他活了这么大,见到的女人都是弱不禁风,林黛玉一样多愁善感矫揉造作的大家闺秀,头一次见识了这么豪爽不拘小节的女子,杜明感觉自己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经过多番打听,知道了女子名叫唐柔,是叶修的一个远方亲戚,很多年没见面了,过来这边过年的。
杜明偷偷在叶修家附近插了两个眼线,只要看到唐柔出现,就立马给他飞鸽传书。接着就是制造偶遇现场,请她吃吃好吃的,买买好玩的,尽显自己成熟男壕的魅力。
本来两人眼看着关系熟悉了很多,相处也越来越融洽,杜明都已经上门求亲了,却在一次约唐柔出去郊外赏梅时,唐柔拒绝了。
眼线们说,那天隐隐约约听见唐柔和苏沐橙在花园里散步时说了“再接受邀约影响不好”“既然要嫁的不是他”“注重名誉”之类的话。
杜明(他自己觉得是他)的初恋就这样夭折了。

这个故事太悲伤了,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孙翔和吴启都为他心疼。
两人看着难过的杜明沉默了一会儿,孙翔眼睛一转,拍了拍杜明的肩膀:“要不,翔哥帮你约她出来挽回一下?”
杜明感动:“真的吗?可是我已经拜托了老……”
孙翔根本没听他说后面那句:“你说我只约她一个人在茶楼见面好不好啊?她会不会成为少女公敌?”
杜明:“……”
杜明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了:“别单独约!孤男寡女!单独见面!!不行!”
孙翔严肃点头:“我也觉得。那我叫她把苏沐橙也带上好了,这样不容易被误会。”
吴启秒秒钟就明白了孙翔想干什么:“……”

孙翔一直都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于是他约了唐柔和苏沐橙到醉仙楼见面。
到了那边,孙翔点了一个最深处的透光不好的小包间,把窗子关牢,静静地坐着等着两人过来。
唐柔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犯罪现场一样密不透风的昏暗包间,桌子旁边一个隐隐绰绰的人影一动不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着“咔哒”“咔哒”的规律声响——
苏唐二人:“……”
孙翔连忙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抬手打了个招呼:“来了?”
唐柔冷冷地说:“名满京城的孙大少爷,穷得连包间都开不了好的?”
孙翔心里嗤之以鼻,女人,就是物质!不过(他自己认为)看在杜明面上,还是不能和这种小姑娘计较太多。所以他没回答唐柔问题,只说了一声:“坐。”
唐柔和苏沐橙先后走了进来。孙翔借着窗纸透进来的微光打量了一下,两人都有一副天生好皮囊,瓜子脸,樱桃口。只是唐柔的眉角上挑,眼尾细长,带了几分凌厉的英气;苏沐橙则是两弯柳叶眉,一对圆眼,水光盈盈,看起来温柔又可人。
孙翔觉得心好累啊,周泽楷怎么喜欢这种看起来如此不经操的人啊。

他打量完了就直奔主题表明了自己的用意,大概就是我有个兄弟很喜欢你,人傻钱多长得还可以,老爹是大官,家里有鱼塘,娘亲会游泳,你考虑一下?
说话时,他还忍不住老是朝苏沐橙那边瞅。
唐柔听完哦了一声,说:“你说的是杜明吧。”
孙翔:“……”
孙翔:“你这不是挺清楚他喜欢你吗?”
唐柔点头:“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俩是好朋友。”
说着,她竟然微微红了脸:“而且……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嫁给我的另一个追求者。”
孙翔很疑惑。
“你长得又不想个球,他为什么要追你。”
唐柔:“……”
唐柔不想和孙翔说话了。
苏沐橙在旁边吃吃笑了两声,说:“周少的条件可比杜明好吧?回去告诉杜明,他没戏啦。”
……
孙翔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吓了两人一大跳。他狠狠盯着唐柔:“你说的追求者,是周泽楷?!”
唐柔有些不高兴:“是又怎样?”
“不可能!”孙翔鄙视,“周泽楷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唐柔:“……”
唐柔:“什么叫我这种女人?!”她站起来身来,手撑着桌面和孙翔对视:“怎么,你还能替他终生大事做决定?”
孙翔哼哼:“那是!我俩从小便认识的,关系好得没话说。”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地对峙时,苏沐橙突然羡慕地插了一句:“哇,哪个厕所啊?”
孙翔:“……”
唐柔:“……”
唐柔拉起苏沐橙,生硬地说了一声:“没什么好谈了,告辞。”

孙翔非常地生气。
从那天偶然听到家里的侍女讨论说周泽楷要娶苏沐橙以后,孙翔就一直有意无意地避开周泽楷。孙翔不想见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告诉他真相。两人都是对方最好的兄弟,如果周泽楷知道自己的兄弟对他感情不一般,连朋友都不能做,多难堪。
他有点想去找周泽楷了,但他又觉得自己不能如此没骨气。
孙翔寂寞地回了家。

吴启好几天没看到孙翔了,于是他跑去了孙翔家里找他。
去的时候,孙翔正在后花园亭子搭了个暖炉喝酒。看到吴启,孙翔也不惊讶,就朝他招了招手:“来喝一杯。”
吴启在他身边坐下,端起了酒杯,转手就给倒在了地上。
孙翔肉疼:“这是我老爹从宫里弄出来的供酒!”
吴启一把把酒杯塞进他怀里,抓着他的领襟,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说你,就这样折腾自己吗?!”
“……”孙翔说,“我没折腾自己。”
吴启指着他桌上的两坛酒:“你喝酒喝得这么厉害,你是想把自己喝死,是吧?”
孙翔:“……”
孙翔说:“启啊,周泽楷要娶的是唐柔,不是苏沐橙。”
“……?!?!?!?!?!?!”
吴启惊呆了。
吴启跳了起来:“什么意思?!”
他冲出去绕着亭子跑了两圈冷静了一下。
听了孙翔说那天和唐柔见面的事,吴启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唐柔告诉你的?”
孙翔低低地嗯了一声。
吴启都不知道该安慰的人是孙翔还是杜明了……
他拍了拍孙翔的肩,“要不……你出去玩一会儿?蓬莱阁出了道新的珍珠肉圆,听说挺好吃的,你要去尝尝吗?”
孙翔说:“……我没心情。”
他想,周泽楷背着他想娶别人就算了,竟然还抢杜明的心上人!
这让他怎么吃得下饭!
孙翔心里悲愤交加,突然冒出了把周泽楷打一顿的想法。
酒壮人胆,他索性气冲冲地叫人备了马车,奔去了周家。

在马车上颠簸了半天到了周家后,孙翔敲门一问,管家告诉他周泽楷有事去叶家了。
孙翔咬咬牙,又马不停蹄地朝叶家跑。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不是想阻止周泽楷和女人成亲,他只是为了杜明。
对,为了杜明!
孙翔暗暗握拳。
等到叶家大门口,他下马车的时候,刚好碰到周泽楷走出来。挺拔高挑的男人看到他,眼睛一亮:“孙翔。”
明明说好是来打人的,真的看到却又打不下手了。孙翔嘴张了两下,脑袋里想法千回百转,半晌才憋出一句:“你,你怎么能这样?!”
……哪样?
周泽楷很迷茫。
孙翔看他一脸无辜,顿了顿,又问:“你过来干什么?”
周泽楷回答:“提亲。”
………………………………………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听周泽楷亲口说出来,孙翔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跟酒精一起,冲得他眼睛通红。
他赶紧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把涌上的眼泪眨回去,勉强拉了拉嘴角说:“唐柔?”
周泽楷刚点了头,就看到孙翔眼泪滚了下来。他也慌了,怎么刚才都还好好的,说哭就哭了?
他手忙脚乱地从荷包里摸了一块干净的手帕出来,抬手想帮孙翔擦眼泪,却被孙翔把手打开了。孙翔抹着泪,说:“你难道不知道杜明喜欢唐柔好久了吗?!”
……周泽楷更迷茫了,他说:“我知道啊。”
孙翔眼泪也流得更厉害了:“你知道还向唐柔提亲!你……你这个禽兽!你有没有想过杜明要怎么办!”
他越说越激动,一张俊脸被泪水打湿得一塌糊涂,最后脑子一热,忍不住吼了出来:“我、我这么喜欢你你都不知道,不珍惜,你还要去抢兄弟的女人!……周泽楷!以后我他妈要是再理你,我就跟你姓!!”
周泽楷本来还被他弄得一愣一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听到孙翔说喜欢他的时候才惊讶地瞪大眼。孙翔一鼓作气吼完了以后才回过神来,和他相顾无言对视两秒,转身就想跑。
“孙翔!”周泽楷几个跨步追上去,一把拉住他,“你说你……什么?”
“走开!”孙翔恼羞成怒地骂了他一句,抬手用袖子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两把,“成你的亲去!给老子放手!”
周泽楷:“……”
他说:“我也喜欢你。”
孙翔:“……”
孙翔:“屁眼子!!放开我!!”
周泽楷死死扣住他手腕不放:“提亲……帮杜明。”
“……”孙翔停止了挣扎,“你说什么?”
周泽楷说:“杜明让我,帮他提亲。”
“……”

终于,周泽楷娶亲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杜明心水唐柔很久,估摸着两人关系差不多了,就想上门提个亲。
但他自己又不敢贸然行动,便拜托周泽楷帮他先去说说媒。
……让周泽楷帮忙做媒?!
孙翔听到这里,觉得杜明脑子是真的有屎。
难怪娶不到媳妇!
周泽楷这个不会说话的,上门就说要向唐柔提亲。其实他也没说错,只是他忘了说自己是帮杜明过来的。
哪个少女能抵挡周泽楷人畜无害的脸和人畜无害的钱?!
唐柔还算理智,想着多观察一段时间,探探周泽楷的人品。换其他姑娘,早就迫不及待答应了。
知道了事实的孙翔心情有点复杂。
他和周泽楷坐在马车里,看着周泽楷温柔地牵着他的手,红着脸叫了他一句:“孙翔。”
“……”孙翔只觉得自己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竟然哭着告白,太丢脸了!
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见人?!?!
“干嘛。”最终,他还是没敢转过去看周泽楷的脸,目不斜视地小声回答了一句。
周泽楷突然凑过来,柔软的嘴唇轻轻从他脸上拂过,看着孙翔惊恐地眼神,他害羞地眨了眨眼睛,“……跟我姓?”
“……”
“你!!!!!!!!周——泽——楷——”

周泽楷和孙翔在一起了。
周泽楷每天都和孙翔在一起。
周泽楷拒绝了杜明说媒的请求。
周泽楷说:“孙翔不开心。”

杜明拿着唐柔发的好人卡,想着追女神的路漫漫……
杜明好想和他们俩绝交啊。



完。

下面是我自个叨逼的话,大家想看就看看,不想看可以不看啦。
刚开始看全职的时候,我也算半个孙翔黑。受叶修主角光环的影响,觉得孙翔真是好讨厌。
改观是什么时候呢?嘉世开会时,翔翔完全不在状态,回答问题,牛头不对马嘴。我突然就福临心至,醍醐灌顶(没有!),觉得,诶,这小孩子还挺可爱嘛。
所以才开始关注他,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艰难走在自己为了冠军的成长路上。
可能有也粉丝的盲目崇拜成分吧,至少我觉得,在全职里,只有孙翔真正地诠释了“成长”这个词语的意义。
也是轮回,周泽楷给了孙翔一个家。
慢慢因为他的改变爱上他,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再说一次,祝我老公生日快乐!

危机

嘿嘿嘿

星坠天泽:

前文→养成系

与朋友聊天太晚小朋友会担心的哦


孙翔一点都不想找唐昊出来喝酒,因为唐昊那傻逼每次出来都不记得带钱包,最后都是他付钱!

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去哪里了!

不过作为同期出道的两人还是很有的话说的,今天一件发生在斗转星移之间的事让孙翔觉得受到了不亚于吃一个月青菜的精神攻击。

——周泽楷带小女孩回家了。

感觉就像雷峰塔倒了,西湖的水三月的天一样。抹了一把辛酸泪看着自家热腾腾的白菜牵着一颗娃娃菜回来,新鲜可口美味欲滴,小女孩还甜甜的叫了自己一声“叔叔”。

叔叔你大爷。

无论谁都好孙翔打算找人出来聊聊。深沉的,聊聊。

“你说,早恋这种事情,是不对的是不是?”

“……”唐昊瞪大了眼睛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孙翔,“……你今年贵庚啊。”

“滚蛋,我看起来像早恋的吗?”

“是啊,在小学生面前我们都算黄昏恋了。”

“……原来我们已经这么老了……吗。”孙翔愣了愣一摔啤酒杯,“不对!管他多大反正初中生就是不能谈恋爱!”

唐昊算是听出了味道来了,想了想问:“你说你之前捡回来的小鬼啊……不过现在不是崇尚那什么……自由恋爱嘛,你管这么多干啥,我看他比你还靠谱。”

孙翔一听就怒了。

“你知道这种感受吗?你能理解吗?”

“……”

“自家沐浴露的味道出现在了另一个人身上,饭桌上的碗筷多了一副,玄关里的拖鞋多了一双……他妈这要怎么忍!!”

“闭嘴!!你这个蠢爸爸!!”

真是……无意义的碰面。两个人同时唾弃的想。

“我说……天要下雨儿要嫁人的,你怎么管?”

孙翔听了更觉得苦闷,趴在吧台上声音闷闷的,“可是——可是是我养大的啊!好好的白菜被人拱了……”

看着他一天一天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树枝长出新的枝桠,新月变得度过一轮变得圆满,还有什么来不及的该说的话,再也听不下。

啤酒的麦芽香气充斥着鼻尖,原始的味道纯粹的清冽,似乎从另一个人身上也曾得到这样的慰藉,安心的独有的。

孙翔喝多了,不哭不闹就这样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这让唐昊苦不堪言,他只能拨了对方家小鬼的电话。

过了一会就听见酒吧门口风铃被冲撞在风中的声音,脚步声很着急。唐昊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个方向挥挥手,果不其然就感受到旁边空气打着旋的流动声。

周泽楷跑的很匆忙,不过这并不重要。他朝着孙翔的“同事”点点头,就立刻跑过去扶起趴在桌子上的孙翔。

小心翼翼的。

手背轻轻擦了擦蹭在孙翔脸上的啤酒泡沫,因为醉酒有些绯红的脸划出了一道水痕。

旁边的唐昊看着这一幕有些触目惊心,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看到了结局”“卧槽果然”这些莫名其妙的内心弹幕。

“谢谢。”被怀疑早恋的初中生礼貌的朝着唐昊道谢,一个人把孙翔给背在就背上,像是圈定了领域一样让唐昊愣是想帮忙也没好意思下手。

真是……孙翔那傻逼就是喜欢想太多,这小鬼不是挺在意你的吗,一路上不知道跑的多疯……还有我觉得你家白菜,要拱人了啊……

心情复杂的唐昊决定再点一杯酒。